http://www.bjhzfycpi.com/

霸占国旗狂赚200亿的视觉中国,让2000万自媒体人无路可退!

众所周知,黑洞是一种引力极大、近乎吸噬一切、连光都无法从中逃逸的天体。

但黑洞一定不会想到,竟然会遇到连它都敢、都能吞噬的饕餮——视觉中国。

01

4月10日晚,全球200多位科学家,历时两年多,利用全球多地的8个亚毫米射电望远镜及其阵列,终于成功捕获人类首张黑洞图像。

正当媒体人们兴高采烈地想要发通告时,一盆凉水当头泼来:

视觉中国官网显示,该黑洞图片版权属于视觉中国。如用于商业用途,需联系他们。

而有人联系之后,被告知视觉中国官网上的版权图片,都需要付费购买之后才能使用,少则五六百,多则上千。

乍一看,好像没啥问题:版权付费。

但问题是,黑洞图片是全世界200多位科学家合作,历时两年多才成功捕获的呀,怎么就成了你视觉中国的了?

放出该张黑洞图片的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对此回应说,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他们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

好嘛,搞了半天,视觉中国你也没有联系过版权方,就堂而皇之地“借花献佛”,

把人家欧洲南方天文台开放给全世界免费下载使用的公版图片放到自己网站来赚钱?

这还不算什么,网友们在视觉中国网站发现了更多惊喜:

历史记录照片,视觉中国声称有版权;

各大公司LOGO,视觉中国也声称有版权;

就连国旗、国徽的版权,竟然也成了视觉中国的!

所以全世界都成了视觉中国的。

02

这次视觉中国因为黑洞图片而东窗事发,被团中央、人民日报等官媒点名批评,被天津网信办连夜约谈。

简直就是“视觉中国有难,八方点赞”。

实在是因为“天下苦视觉中国久矣。”

视觉中国,作为中国图片版权界最大的版权网站,80%的营收都来源于“维权”。

这几年,他们四处出击索赔。据天眼查显示,视觉中国主体公司,开庭公告多达2503,而法律诉讼也高达4000多起。

如果再加上旗下两家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那么,视觉中国总共涉及的纠纷案件多达12000余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这还只是走到法律诉讼这一步的,不包括在他们的恐吓和勒索下选择了赔钱和解的。

而后者才是大多数。

甚至还有自媒体人被他们索赔100万而差点无奈注销公司。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说,你们用了别人的图片,给别人付费不是很应该的吗?

网友扒皮后发现,视觉中国的官网中有很多版权不属于他们的图片,或者是公共版权的图片,就比如那张引发热议的黑洞图片。

但视觉中国依然堂而皇之地打上自己的水印,然后挂在官网上,要求媒体人们付费使用。

甚至还闹出了维权维到了版权人那里的笑话:

你说逗不逗?

自己的平台,发自己的照片,你都得给视觉中国付版权费!

拿着自己没有版权的图片去向别人收版权费也就算了,最让自媒体人义愤填膺的是:视觉中国为了赚钱,竟然玩出了“钓鱼维权”这一“高招”。

他们把一些拥有版权的图片,去掉自己的水印logo,悄悄放到那些公共版权的图片网站上供人使用。

等到你以为那些图片是公共版权的而使用了之后,他们还不会急着找你,而是要把你养肥了再宰。

等他们最终找上你的时候,一般一告就是很多张图片的侵权。

这已经不是对知识版权的保护了,而是打着法律的擦边球大肆敛财了!

03

屠龙少年变成龙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而屠龙少年变成的龙,会比所有的恶龙都可怕。

因为他挂着英雄的头衔以正义的名义实施邪恶。

而屠龙少年不变为龙,唯一的方式就是:要有导师监督屠龙少年。

故事的后半段是这样的:后来一位导师出现,他监督着英雄再次杀掉恶龙。

于是,英雄不会堕落了。

之后导师死了,英雄们否认“堕落”一说,并把导师污蔑为恶龙。

最后大家发现,导师才是真正不会堕落的英雄。

这个故事出自《在缅甸寻找奥威尔》,说得是:权力不受监督的话,会让人腐化。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预示了太多人的命运,包括视觉中国。

原本初心是好的,但人在执行初心的过程中,发现这是个庞大的工程,随后他犹豫了。

相反,他却发现了另外一条邪路,这条邪路能在短期收获大量的利益。

于是,他走上了这条邪路,哪怕这条路和他的初心是完全违背的。

结果,邪路上每走一步,都积累了一次祸害。

最终祸害积累多了,自身也就毁灭了。

为此,我想当一个导师监督着英雄,我也邀请大家当我的导师监督我。

视觉中国在最早的时候,是想做一个中国最大的版权付费图片网站。

然而,这件事最难的地方在于让大众拥有付费购买图片的意识。

他们发律师函一开始也仅仅是为了维权。

但这招执行下来,视觉中国突然发现:

真正喜欢侵权的野鸡自媒体根本赔不出钱,相反大公司为了避免法律风险,往往愿意“出钱免灾”。

当视觉中国打到了众多盗版者,发现背后有大量财富时,他成了真正的恶龙。

有句话在自媒体圈一度成为笑谈:

“如果你没收到过视觉中国的律师函,那只能说明你的自媒体做得还不够大”。

当视觉中国发现了这一核心“商业模式”后,他就从“天使”变成了“恶魔”,从“维权人”变成了“侵权人”。

视觉中国的“商业”成功,离不开两个要素:

(1)大众版权意识的觉醒;

(2)大众并没有真正对版权有清晰的认识。

缺乏(1),他们收不到版权费;缺乏(2),他们钻不了空子。

《财经》杂志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中爆料,他在一次内部讲座中,被人各种角度拍摄,然后视觉中国未经允许挂出来卖了7年。

这里我要给大家解释的就是,如果是公众人物举办公开活动,邀请摄影师来拍摄,那么,肖像权和著作权就属于竞合关系。

如果公众人物没有事先声明,那么,著作权可以归摄影师。

但这种内部讲座,未经本人同意,视觉中国拍照本身就侵权。

更何况视觉中国还把图片放在网上明码标价,这更是极大地损害了肖像权。

这和“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本质上是一样的:

都是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变成“属于自己的”,然后借法律实施敲诈。

视觉中国像一个黑洞一样,拼命吸食着各大媒体的血肉。

我一位自媒体朋友也收到过他们的起诉状,视觉中国因为一张图索赔10万,而且语气极其霸道,坚决不接受道歉删文。

据自媒体“航通社”所形容,那简直是:“充满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他们警告的手法十分恶劣,语气严厉,而且基本不给思考机会。感觉就是将每一个盗取他们图片的人,都像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那种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看待。”

朋友最终决定和他们打官司。

但最后视觉中国撤诉了,因为他们缺乏依据证明自己拥有涉事图片的版权。

而真正愿意与视觉中国打官司的,只有0.1%。很多被视觉中国找上门的媒体人都只能自认倒霉、赔钱了事。

当强盗久了的人,会出现“认知失调”,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保境安民的大侠。

最终,视觉中国肆无忌惮的碰瓷式维权终于碰到了钢板,踢伤了自己的脚。

“上帝欲使谁灭亡,就先使谁疯狂。”诚不我欺也。

04

我要感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摄影师小A。

某一次,我使用了他的配图,但他的图我是从无版权网站上下载下来的。

他很客气地找到我,我当即表示道歉,并支付了版权费。

和他成为了朋友后,他告诉我,他的作品也饱受侵权的苦恼。

为此,我推荐了我签约的维权团队给他。

我的维权团队是敬业的,他们专门找那种不标注来源盗用文章的自媒体。

他们发出警告之前,是要向我发出名单让我确认是否维权的,并不存在专门起诉大号一说。

赔偿也不是天价索赔,一篇文章几百块稿费而已,维权所得也会分给我一部分。

但图片与文章不同,维权团队缺乏一个能够全网识别图片的检索系统。

而这个系统,2017年的时候只有视觉中国有。

但签约视觉中国的话,不仅你半毛钱也分不到,而且他的碰瓷维权,会让天下人对你的作品敬而远之。

可以说,只要你签约了视觉中国,再也不会有人使用你的图片。

在媒体人们看到打着视觉中国的水印的图片就敬而远之之后,视觉中国的“钓鱼维权”就应运而生了。

人每做一件事,都会有“正道”和“邪道”。

在黑洞的另外一个时空里,也许视觉中国正在用他的系统,为图片作者维护着版权,让每一个自媒体人想用图片时,都有正版网站,可以用价格合理的方式下载使用。

在那个时空里,图片作者和文章作者能够齐心协力传播知识和理念,让更多的人有新的发现。

在那个时空里,视觉中国不是一个让所有媒体人集体唾弃的强盗,不是一个年费五万的高价图片承包机构。

而是一个能随时检索图片版权的搜索引擎,在为知识产权的维护尽心尽力。

也许它一直走下去,所获得的利润不止200亿呢?

无论是最强大脑、视觉中国,还是那些正走向邪路的创业者,你们一定要明白:

做人做事,都要“不忘初心”,不能“利令智昏”。

因为当你在凝视黑洞的时候,黑洞也在凝视你。

另外,在我监督着视觉中国这样的堕落屠龙少年时,我也邀请大家当我的导师。

因为,这是在面对恶龙巨大的财富时,能让我免疫堕落的不二法宝。

作者简介:剑圣喵大师,百万畅销书作家,500万粉丝个人帐号意见领袖,省高校心理协会常务理事,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情绪管理达人,陪同读者成就强大,愿得我心如明月,独映寒夜迷途人。

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正反读书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我就知道你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