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jhzfycpi.com/

“少女心第一自媒体”胡辛束:在爱里“燃烧”自己,是件很酷的事

这是胡辛束,一个“新晋威士忌爱好者”。

当然她被更多人熟悉的身份是:“第一少女心自媒体”——辛里有束CEO、杯欢制茶创始人。

还记得她那句:明明酒精过敏,就别装千杯不醉。

最近才发现自己并不对酒精过敏,并且打开威士忌新大门的她,坦言喝多了再写稿的体验太特别。文字就像瓶子里的酒,一斜就流出来了,一点儿都不费力。

但我们聊天时,清醒状态下的她打开话匣的速度也让我惊叹。

原以为她会分享很多情感道理。却发现与其说从她身上去获取什么感情的成功法则、恋爱优秀范本,不如说像是和好朋友关起门,来了一场推心置腹的"悄悄话”。

她以平和轻松的语调,把我们在感情中不愿意承认的脆弱,用自身经历摊上台面,而后又温柔地给你一个隔空拥抱。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进入胡辛束(以下简称“辣辣”)的“少女世界”。

少女心与年龄、性别无关

P:你觉得“少女心”是什么?

辣辣:对我而言,少女心是每个人生来就拥有的东西,它包含了敏感、好奇、冲动,跟年龄和性别无关,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感受。

P:关注到辣辣微博的标签改成了痞萌少女,这是对自己目前的定义吗?

辣辣:其实痞萌少女也是我们现在淘宝店的微博名字。在我看来痞和萌是两个非常有冲突感的词,人们会觉得这完全是对应两类人。

但我觉得生活中很多女性身上都有着冲突的部分,我也希望女性有很多面,有冲突感是更丰富的。

其实这是我很早的时候给自己的一个定义。我想把一些洒脱的元素融入到“痞”字里,柔软可爱的东西放到“萌”字里,它们搭配在一起也会更有趣。

“分手的时候真希望你是个渣男”

P:平时看辣辣的公众号推送,好多标题都是第一眼就戳心,比如“事到如今对他哭还管用吗”、“分手的时候真希望你是个渣男”、“分手后第一天,你怎么熬过来”,辛里有束的团队平时都是怎么去找选题的呢?

辣辣:一是沟通,我们团队有将近20个人,每天大家都会发生不同的事情,有不一样的感悟,我们会在相互分享中进行一些提取;

二是从最近影视剧、微博热搜这些大众议题里去筛选我们自己有感受的内容;

三是从我们周边的朋友扩散,平时听到的故事和消息,哪些是我们能感同身受的。

我们也曾经试过选取一些教条感的方向,但缺少了一些切身感触的部分总可能会有些假,后来我们还是选择回归到我们能够理解和感受的内容上。

那些“苏明玉”教我们的事

P:最近热播的《都挺好》里姚晨演的苏明玉还被称为“撩汉女王”,辣辣遇到喜欢的人会去“撩”吗,有没有一些成功的经验可以分享?

辣辣:我觉得我会,但我不太擅长这个事儿!(笑)我自己可能由于年龄和经历的问题段位没那么高。

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会有冲动去接近和了解他,但手段可能非常不高明,甚至有些笨拙。

“撩”字不太适合我,因为它看起来太轻松了,所以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分享,我更多的是真诚又费劲的方式,也许在对方看来有些压力,但对我来讲是我最真实的反馈。

P:很多网友都说从苏明玉身上领悟到的是“有钱一时爽,一直有钱一直爽!”辣辣觉得女性个人的经济条件与实力,对于感情会有哪些影响?

辣辣:我自己感受最大的部分是,当女性在经济条件与实力这个问题上不用发愁的时候,你就有了更多选择权,不是说在众多男性里选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这种选择权,而是你更有权利去选择你爱的人是什么样子。

可能在我们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时,你希望对方经济条件好一些,可以照顾你,为你的生活给予一些保障。但当你自己可以完全独立时,你不会太在意对方的经济条件,可以去选择你真正喜欢的人,而不用太考虑他的附加值。

人与人的共鸣,从痛苦开始

P: 看辣辣的推送,很多都是从让人心痛的事件引入,最后又以治愈结尾。你最想要通过这些内容,传达给普通女孩们的是什么呢?

辣辣:从让人心痛的事件引入,是在于我觉得大部分人与人之间的共鸣,都是从痛苦开始,而不是由快乐开始的。

当你说了一件大家觉得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更容易打开双方的沟通,至于结尾,是因为我觉得女性相对还是更喜欢happy ending,这让我们觉得有希望。

我也有一个期待在里面,我们通过跟朋友交流的一种方式,告诉女孩们,你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在经历这样的痛苦,你遇到的这个问题可能有成百上千甚至更多人,有过相似的经历,但大家都走到了一个更好的状态里。我希望能有抱团取暖的这样一种氛围,让大家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胡辛束语录节选:

  • 冷暴力大多出现于欲望不对等。

  • 没有人不在比较。前与后的比较,现实与幻想的比较,真与假的比较。我们无法坦诚地向他人表露这种刻薄,自己最黑暗的那一部分从来都没明亮过。

  • 我们认为自己真情实意的那一刻,通常的确是真情实意的。人生的时间轴上,太多个真情实意的点,只可惜前后看起来,它们总是相悖的。

  • 人以为自己活明白的瞬间,往往是下一种活不明白的开始。

没有女孩“作”的时候是成心的

P: 你在恋爱中是怎样的状态,会有“自卑”或是“作”的时候吗?

辣辣:会的!我本身是一个很自卑的人,我会控制不住地去质疑自己、反省自己的问题。

前两天我在看一本书,里面写了一句话,说一些外国文学家对“作”这个词的定义是:你想尝试自己究竟做什么事情,可以把对方推得更远。

这种感觉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我们不断在用一些推搡的方式来试图把这个人拉近,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作”的一个根本目的。

但你说是成心的吗?没有人会认为自己“作”的那一刻是成心的,都是这一刻我真的控制不了了,我必须要做这样一件事。我不会刻意做,因为“手段”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不太擅长,很麻烦。

P:辣辣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会自卑呢?

辣辣:在《老友记》里Monica已经非常瘦了,但她每次吃蛋糕饼干的时候,依旧会想起自己从前很胖的时候。

这点我跟她很像,我依旧会觉得自己可能会像之前一样变胖、变得不好看。我会认为自己所有的外在条件是影响对方爱我的一个原因,这些就是埋在心里的“自卑”在作祟。我对自己的外貌没那么有自信,克制不住地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

我也发现男性是自卑和自负的结合体,而女性很擅长于自省。

我对自己的同类不太感兴趣

P:在你心里一个理想的恋人,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辣辣:之前我会把这些特质停留在外在层面,比如多高、长什么样,但现在我的要求可能变成了:他一定要在我最不擅长的领域,有他擅长的东西。

就是我希望对方是我照镜子时看到镜子以外的人。我对于自己的同类不太感兴趣,我非常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丧失了好奇心去驱使我进一步了解他们。

但如果一个人跟我很不一样,我无法成为那样的人,但有这样的一个人在我身边,我也觉得很开心。

P: 但这样可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磨合?

辣辣:我了解到身边的一些朋友,哪怕两个人看起来非常合适,磨合也是完全不可能结束的。

我觉得我跟我自己相处的时候都需要磨合,更不必说说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但是磨合这个事儿,难度并不在于磨合这个事儿本身,而在于两个人是否有足够强的意愿去做这件事情。

9年,终于跟当年的自己和解了

P:能分享让你最难忘的一段感情经历吗?

辣辣:我记性很好,尤其在感情上都很难忘掉。

说说我初恋吧,我们分手的时候很不愉快,翻开后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面也没沟通过。但就在前几天,机缘巧合我们在一个社交软件上互滑了。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他大概问了下“你不恨我吗”这样的话。

其实第一段恋爱对大部分女性都影响很深,我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再和这个人平和对话。我当时说完之后觉得:喔,终于跟9年前的自己和解了。

学生时代的恋爱,成年后终于和解,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

没有人想因为恋爱变成更糟糕的人

P:很多女孩年轻时都觉得恋爱大过天,你觉得如今恋爱在你的生活中重要性占几成?

辣辣:我现在也觉得恋爱大过天(笑),这个可能跟年纪没有太大关系。

由于我目前没有恋爱,不知道他在我生活中占几成。如果拥有的话,我觉得可能会占到60%以上,可能在那个状态下感情对我来说就是一切,其它都是让这段感情变得更好的辅助。

比如你工作是不让对方觉得你太烦,好好生活是让对方觉得你好像有值得继续爱下去的价值。在我这种人看来就是全部都可以交付给感情。

这样不太好,不建议大家学习,但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不太能改。(笑)

P:我们都说“爱人先爱己”,但陷入感情中女孩往往被情绪牵着跑,爱自己常常成了一句空话,你觉得女生在“爱”中,应该怎样去克制和避免情绪化呢?

辣辣:女性一旦陷入爱情中,很容易放弃一些自我学习的机会。比如你会不想看书、不想去提升自己,很多精力都放到了关注对方上面。这个其实比较可怕,一方面让对方觉得有压力,另一方面你也会丧失掉很多自己所为的魅力。

所以我觉得在还有一丝清醒的时候,最好还是让自己换一条跑道,去做一些让你觉得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

本质来讲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想因为一段感情成为一个更糟糕的是自己,大家都是希望成为更好的自己。

在爱里“燃烧”自己,是件很酷的事

P:看到辣辣平时也采访明星,有没有哪位明星的恋爱观,是你最欣赏的?

辣辣:周迅和郝蕾。她们给我的感觉是,在每一段感情里都很真诚地去爱、去付出,头破血流也不怕。但是换到下一段感情,她们依然可以这样,并没有说不相信爱情啊,或是丧失爱的能力。

她们可以不停地去燃烧自己,我很欣赏这样的状态,并且直至今日我也是这么做的。尽管我并不想这样,很累的。

但这个事儿你也控制不住,而且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会觉得还挺酷的。

(辣辣采访明星袁姗姗)

“我是个乐观现实主义者”

P: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乐观还是悲观主义者,或者是个金钱主义者?

辣辣:算乐观主义吧,但又不那么纯粹。(笑)

应该是个乐观现实主义者,对我来说“金钱”更多的是被囊括在“现实”中,我并不是说想躺在金子上睡觉,但我希望能让我现实生活变得更好。

P: 看到你微博说,人活一辈子只给自己贴一个标签,挺不好玩儿的。还有哪些很想做又没做的事呢?

辣辣:还挺多的,比如我其实很想开个酒馆、很想在视频领域能把故事讲讲完整、很希望成为一个悬疑小说作家,再比如生孩子。

这些事都需要时间的积累,不是现在说说就能完成的事情。

“成年人情绪失控的成本太高了!”

P: 听说最初做辣辣这个公众号成立时,你是把自己的一段失恋经历分享了出来。你觉得这些年过去,如今的自己和当初的那个女孩,有了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辣辣:首先长得就不太一样了,那会儿还特别学生气,双肩包运动服,对“美”这个事儿毫无概念。现在对外在的追求更重了,因为我认为在两个人的开端或是在一些事情的沟通上,外在的因素会影响很多事的发展。

25岁之后,我认为女性外表体现出来的状态,很大一部分已经承载了她内心的喜好,所以“外貌”在我心中的比例逐渐在加重。

另外一点是,在那个时候比如我失恋了、陷入痛苦了,我可能会让坏情绪占满一天中很大部分时间。但现在公司每天都有很多问题,我没办法任性地去做这些事,成年之后,情绪失控的成本太高了。

但整体来说,比之前更强大了一些,摔跟头还是免不了,但每次被击倒,爬起来的速度都快多了。

P:能分享一些对你影响很大的书吗?

辣辣:我更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对我影响非常深,是张悦然的《水仙已乘鲤鱼去》,它讲述了一个女孩小时候很胖,家庭关系非常不和谐,以及她如何通过自己的瘦身过程,改变了她对世界的看法和对家庭的态度,最后和母亲和解的这么一个故事。

我看过三五遍,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女孩,虽然我的家庭没什么问题,但对于自己,比如身材这部分的自卑,还有一些所谓的“报复心理”,就很像我小时候的感觉。我为什么要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这本书给了我一个答案。

另外一本是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作者是在美国的学政治的一个女性。因为这本书我其实还看了她的《观念的水位》和《民主的细节》,我是一个对史地政非常不感兴趣的人,但是她很厉害,能把一些复杂的东西深入浅出地给你讲明白,对我影响很大。

“没有人能完全自由”

P: 到目前为止,让你最骄傲的事儿是什么?

辣辣:应该是我开了公司,而且这个公司三年了还没倒闭,让我很骄傲。(笑)

因为我初始设定里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这样的人,没想过自己能维持一个公司的发展,让我很意外。

近期比较骄傲的事儿是我终于去学车了,发现它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这两件事都让我打破了观念里的自己。

(辛里有束团队)

P:如何理解女性自由这个问题?

辣辣:我觉得女性自由可能分成很多个小领域,比如经济自由、思想自由、行为自由等等。

我觉得没有人能完全做到自由,总会在某个领域受到限制。总说“女性自由”是因为当下大家还是会把男性和女性分成两个群体,但是在我的心里,我认为可能男性和女性在当下这个时代已经趋于平等了。如果说刻意去强调女性,反而有的时候会有点过,所以我会把这个问题想出,如何理解人类自由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自由是一个你可以去完成的事情,不用去花费太多的时间成本,思考成本,经济成本去完成的事情,就可以称为自由。

(辣辣在“怒放”主题论坛)

“将悲欢一饮而尽”

P:看到你创立的茶饮品牌“杯欢制茶”,slogan是“将悲欢一饮而尽”,在喝茶这件事上加入了一些喝酒的豪迈感。当时定这个名字的时候有哪些故事能分享吗?

辣辣:我们当时想了非常多的名字,然后很多名字听起来特别像后海卖假酒的酒吧,杯欢制茶这个名字是最像我们自己的一个名字。它包含两部分,第一是“杯欢”。第二是“制茶”。

“悲欢离合”囊括了大部分情绪,我们又希望每个人喝到我们的东西都是开心的,所以有了“杯欢”。

“制茶”是因为我们的配方是找了一个台湾人来调制的,而不是说随便买了一个配方或是自己瞎弄,所以我们认为“制茶”这个名字是能诠释我们在这部分做的努力。

“将悲欢一饮而尽”这句slogan,是希望我们饮品里丰富的层次,能让大家在喝的时候感受到这杯饮品给他们带来的快乐或者是悲伤。

P:菜单里有个王牌产品“借奶消愁百利甜”,为什么会想到在茶饮里加入酒精呢?

辣辣:酒精、奶茶、猫,这几年都被视为成年人的快乐源泉,我们在开发奶茶时就想:能不能把两种快乐结合到一起?

最早的时候还试过朗姆、二锅头这些酒饮,但会发现它们跟奶茶融合到一起太奇怪了,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东西。

但百利甜大家在酒吧里和道德时候都觉得:诶!它好像有股奶香,味道会让我们觉得很幸福。

在茶饮里加入酒精,能让很多不善喝酒的人也获得一点点酒精的快乐。我们在饮品里加入非常低的酒精含量,就能一些人觉得:我好像在偷偷完成一件放开自己的事。

“现在才知道喝酒这么费钱”

P:你平时最喜欢喝的酒有哪几款?

辣辣:我之前一直以为自己酒精过敏,喝个果味啤酒都会吐,后来发现我并不是对酒精过敏,而是对香精过敏。

最近意外爱上了威士忌的醇酒,很喜欢百富21年,一款单一麦芽的威士忌酒,我就觉得这个酒真的是很对我的路子,也刚刚才知道喝酒这么费钱(笑)。

P:去年辛里有束团队开始向电商平台进军,“千杯不醉”“酒精过敏”的T恤在市场上反响都很好,你是怎么看待酒精产业的呢?未来是否有所拓展?

辣辣:对于酒,我还是一个刚刚入门的人,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在追逐酒的时候,更多时候是想要的一种被麻痹或是放松的感觉,他们想逃离现实压力的束缚。

但我又会觉得酒这个东西本身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和朋友聊天时的一个助兴品,所以我很难讲,未来可能酒的这个产业不会在在产品层面迭代很多,但是真正在使用场景层面可能还是很相近的。

刻意“斩男”未必有好结果

P:市面上很多美妆产品都会冠上“斩男”的称号,你平时的妆容会往“斩男”的方向靠拢吗?约会的时候化妆会有哪些小心机呢?

辣辣:不会~

大众普遍认为的“斩男”风格都偏软萌系,比如粉色、甜蜜的,过分少女的那种。和我自己的气质和穿衣风格不太搭,有一些老黄瓜刷绿漆的感觉(笑)。

所以我很难向“斩男”的风格靠拢,偶尔想要尝试一下,更多时候化妆还是想突出自己的优势、遮蔽自己的劣势,而不是把自己化成另一个人。

在约会的时候我的心机就是用心打好底妆,及时补口红,不要那么斑驳。我觉得差不多就够了,如果很刻意把自己伪装成另一个人,也未必有很好的结果。

辣辣推荐

"我是半干半油,看天气状况和个人心情决定的肤质,我觉得这两个粉底不错,但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大家还是要按自己的情况选择~"

海蓝之谜鎏光焕变粉底液

¥1000/30ml

Dr.Jart+

¥ 218.00/40ml

采访小记

跟辣辣聊完天,才知道原来她也有自卑作祟,陷入恋爱里也无法100%理智。

但也正是这个在爱里“不自信”又“不理智”的女孩, 策划了“移动小酒馆”,“500色口红展”,“回忆释放博物馆”,“8小时以外的少女心”等活动,被千万少女追捧,被称为“少女造梦机”。

看着她不断在事业上打开一道又一道门,竟不知是该感谢如今的好时代,还是该欣慰于女性自身的醒悟,让我们一边在爱里用尽力气与真诚,一边不囿于情爱的桎梏,努力伸手摘下生命中的一个个果实。

而相比起“事业”,“感情”这回事反而显得更让人难以遂愿,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找到了盔甲,直到后来发现它渐渐变成软肋。

还好有辣辣和她的“胡辛束”,每天22:22准时将一份温柔供应到位,让无数女孩知道自己那些深夜里的孤单心事,其实并不孤单。

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和你一样,不停摔倒,也不停拾起真心和热忱。

继续去爱,以我们不死的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