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jhzfycpi.com/

资本市场不相信自媒体,吴晓波也不例外

遭遇深交所灵魂拷问的全通教育,在愚人节的一开盘就神奇涨停了,全通教育的这份节日礼物应该是资本市场最应景的了。

拟15亿元购买吴晓波旗下公司,全通教育遭深交所“教科书式”问询

3月31日下午,全通教育发布重组预案称,拟作价15亿元收购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96%股权,并拟向吴晓波、邵冰冰、蓝彩投资等19名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巴九灵96.00%的股份。公司同时公告,股票将于4月1日复牌。

随后不到1小时,深交所火速下发重组问询函,深交所3186字问询函总计包括八大问题,88个细分问题,从巴九灵的相关资质到经营状况进行了全方位的拷问。

鉴于新媒体公司的特殊属性,深交所就巴九灵是否有出版服务资质,是否有版权纠纷,是否太过依赖个人IP吸引流量,业务是否过度依赖吴晓波IP,能产生哪些经营风险,本次交易实质是否为吴晓波个人IP 证券化,是否为“忽悠式”重组,全部数据,包括粉丝、付费用户数、培训课程的人数及收费情况等等,进行了一一问询。

堪称教课书式问询,不仅给全通教育一记响亮的耳光,也为外界理清这桩收购案提供了不少信息。

撇清“自媒体”属性,吴晓波IP持续性成立吗?

实际上,在3月17日全通教育发布拟收购公告时,已引发多方质疑。吴晓波借道上市还是套现离场?全通教育炒概念股?诸如此类不看好的声音几乎占据主流。

毕竟,此前,市场上出现的多个类似案例均以失败告终,如瀚叶股份拟32亿元收购新媒体公司、利欧股份拟收购梦嘉传媒75%股权最终均终止交易。

不难看出,市场对于自媒体公司并不看好,但此次全通教育的收购似乎与之前有所不同。

相对于主营机械制造和互联网服务的利欧股份以及致力于生物农兽药研发与生产的瀚叶股份,从事在线教育的全通教育和新媒体扯上关系,似乎没那么令人惊讶。

对于备受争议自媒体属性,吴晓波在月底曾经公开回应过一次。吴晓波表示,“很多人认为巴九灵是一家自媒体公司,其实我们70%以上的收入,是来自教育培训,比如类似企投会这样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企投会是吴晓波开创的一个面向企投家的“交互式学习”社群。

从微信公号“吴晓波频道”进入,子栏目中就有企投会的设置,最新一期的开学日期是2019年6月26日至28日。企投会入会费用为89800元/年,5期会员的定金是9800元。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观点认为,巴九灵教育培训项目的运作,依然是建立在吴晓波个人 IP 、基础之上的。一旦吴晓波“淡出”,此类教育培训的可持续性大可存疑。

看上吴晓波背后的新中产还是尝到“炒作”股价的甜头?

根据预案,全通教育透露本次收购的动机。通过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将新增泛财经领域知识产品及培训服务,突破以校园为基础的业务场景和业务范围,进一步丰富自身在教育产业链中的布局。

之所以选择吴晓波频道是因为客户群体的重合性。客户方面,目前全通教育主要产品及服务的用户为中小学在校学生、在校学生家长和中小学教师,而中小学教师、学生家长与标的公司聚焦的企业家、新中产人群有高度的重合性,此类人群同样具有获取包括投资理财知识在内的泛财经知识与培训的愿望与需求。

据公开资料,杭州巴九灵取谐音“八九零”,与之相关的自媒体公众号矩阵包括:吴晓波频道、酒业家、德科地产频道、十点读书等。其中,吴晓波频的简介页面上写着“这是财经作家吴晓波带领’巴九灵’们运营的新媒体,汇聚了300多万认可商业之美、崇尚自我奋斗、乐意风险共享、拒绝屌丝文化的新中产”。

在吴晓波频道发布的《2017新中产白皮书》中曾描述过新中产的特征:80后,接受过高等教育,主要在一线、新一线及二线城市,从事专业性或管理性的工作,年净收入在10万~50万,有着新审美、新消费、新连接的价值观。

预案显示,巴九灵获客及销售达成可分为两部分,一是新增用户的获取及其转化成为付费用户;二是付费用户的留存及其向进阶产品用户的转化。具体看,巴九灵的知识付费产品价格区间覆盖9.9元至1800元;同时公司在线下也针对不同教学内容、教学深度和教学形式推出了价格区间覆盖3.9万元至18.8万元的培训课程。

而依靠这些新中产,巴九灵过去两年都在盈利,2017年实现净利润5014.98万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7487.04万元。

虽然利润可观,但相比全通教育提到的巴九灵100%股权估值16亿元,溢价颇高。不过,今天下午,据第一财经报道,全通教育对此回应称,目前公告预案里的估值只是一个初步计划,未来不排除还有调整空间

所以全通教育真的看上了吴晓波背后庞大的新中产群体吗?

基于全通教育过往的“辉煌”战绩,不少人认为这依旧是全通教育一次赤裸裸的炒作行为。

2014年1月,全通教育打着“在线教育第一股”的旗号登陆A股。借助上一轮牛市,加上“互联网+”的东风,全通教育股价一飞冲天。到2015年5月13日,公司股价达到巅峰467.57元,一度超越贵州茅台,成为当年沪深两市“第一妖股”。

既有前车之鉴,所以被认为全通教育这是在制造又一次的“东风”,也合情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全通教育目前展现出的各种迹象的确很难让股民予以信任。从2015年开始,全通教育的高管纷纷减持手中股票,据证券时报报道,已累计套现超8亿元。

除此之外,还有业绩洗澡。

2月20日,全通教育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显示,2018年全通教育实现营业总收入8.33亿元,同比下降19.17%;净亏损6.21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629.16万元,同比下降1037.51%。

出现亏损主要是以商誉减值为主的资产减值损失所致。没有并购就没有商誉,全通教育自2015年以来四年间,全通教育共涉及20起并购,而最近的并购案“步履不停”则被认为是全通教育支柱业务“校讯通”业务发展受阻首先所致。

在市场不认可,监管部门质疑的不利环境下,业内人士认为这起备受关注的收购案同样会以失利告终,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吴晓波又要寻求哪条资本路径,全通教育又要靠收购哪家公司“回血”呢?

微信勾搭小财女:yl496289141